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武将立志传】(02)【作者:亚雷克】
【女武将立志传】(02)【作者:亚雷克】
字数:9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死里逃生

  月如银盘,漫天繁星。

  月舞走在安静的街道上,这白天还算繁华的街道,到了晚上一个人都没有。
  前面是一条运河,一座宽大的桥连接着两岸,在那边,还有几家宿屋的灯没有熄灭,月舞心中一喜,野外露宿了好几天了,今天,总算能在这石山之町,找到一家宿屋,好好休息一下了。

  月舞迈着轻松的步伐向前走去,忽然,她的目光收缩了下,在桥的另一头,一个身穿和服的少女,打着一把油伞,慢慢朝这边走了过来。

  湖面映衬着天上月光,清风吹过,泛起微微波澜。那和服少女,在走到桥中央之时,忽然从伞中抽出一把利刃,然后飞速朝月舞冲了过去。

  月光下,一道凌厉的刀光一闪,随后就听「叮」的一声刺响,两把利刃就在这黑夜下,碰出了一片火光。

  月舞目光凌厉,面对这个突然袭击自己的和服少女,她没有丝毫的大意,刹那间,桥面上,又是一阵火光迸发,寂静的黑夜下,两个身影你来我往,对拼十余招不分胜负。

  「月舞,两年不见,你还好吗?」和服少女忽然问道,冰冷的语气,却是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关怀。

  「想不到,还是被你找到了。」月舞目光闪过一丝柔和,她打量了下面前的少女,轻声道:「伊悠,你变强了呢。」

  一阵轻风吹过,两个少女彼此看着对方,目光再也没有一丝的战意,只是她们手中的利刃,却是始终没有收入剑鞘之中。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伊悠嘴角浮起了一抹微笑,「咣当」一声,她手中的利刃无力的掉在地上,然后,慢慢走到月舞面前,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思绪,又一次回到了曾经,原来,一切都没变。

  从小出生在伊贺之里,从小就接受忍术的修行,而也是从小,月舞和伊悠就在一起,青梅竹马。在这残酷而枯燥的忍术修行中,也只有彼此的身体,才能安慰彼此寂寞的内心。

  宿屋里,两具赤裸美艳的玉体挤在一个浴盆里,相互爱抚着,品味着彼此的每个部位。

  「啊……嗯……月舞……你的皮肤又滑又嫩……乳头好挺啊……」

  「啊……哦……你的美腿又细又长……花粒好大啊……」

  月舞和伊悠赤裸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相互摩擦着,那异样的刺激,让她们的身子越发的燥热起来。

  伊悠意乱情迷的看着月舞,然后将自己的两片湿唇凑了上去,疯狂的亲吻着月舞,一条丁香小舌放肆的钻入月舞的口中,与她的舌头紧紧的缠绵。

  「唔唔唔……」月舞也不甘示弱,一只玉手袭上伊悠饱满的乳房,轻轻抚摸,搓揉着,那饱满且具有弹性的乳房在她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各种形状,粉红色的乳头也立刻变得坚挺了起来。

  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那内心的情欲早已被彼此彻底挑逗了起来。两年了,早已习惯彼此的两人,再也没有丝毫的顾忌,她们疯狂的激吻着对方的全身,玉颈,乳房,肚子,大腿内侧,直到那神秘的花园。

  「嗯嗯嗯……月舞姐姐……你的花蜜好好吃啊……」

  「啊哦哦哦……伊悠妹妹……你的花蜜味道好棒……」

  性欲的解放,让她们发出了淫乱无比的浪叫声,她们将自己的阴唇紧贴着对方,相互激烈的摩擦着,交换者彼此的淫水。

  「啊啊啊……好……好舒服……」

  「哦哦哦……加……加速啊……」

  两个赤裸的玉体相互间摩擦的越来越快,那淫乱的叫声越来越放荡,终于,随着下体一阵抽搐,两个人同时喷出了大量的阴精。

  「啊啊啊啊……高……高潮了……」

  月舞和伊悠瘫软在彼此的怀抱中,剧烈的喘息着,她们彼此望着对方,那淫靡的眼睛中充满了情欲,然后又再度疯狂的激吻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激情过后,月舞躺在伊悠的怀中,她的一只乳房被伊悠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

  「两年前,你是怎么瞒过追杀你的忍者的?」伊悠轻轻的问道。

  「两年前啊……」月舞的思绪不禁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时候……

  「月舞,你这个叛徒,你以为你逃得了吗?」一群黑衣忍者四面合围,对只有15岁的月舞冷道。

  月舞喘息着,长时间的奔跑让她的体力有所不支,面对这些追杀自己的忍者,月舞银牙一咬,抽起手中利刃便欲拼命,不料一支毒针,却是冷不丁刺到了她的后颈上。

  「麻药……」月舞只觉阵阵酥麻的感觉袭来,而这时,这些合围的下忍立刻群起攻之,刹那间,刀光剑影,寒光闪烁,一个又一个的忍者倒在了血泊中,然而,麻药的后劲,让月舞的身体也越来越无力。

  下一刻,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斩到月舞的后背,顿时,她那光滑细嫩的后背便留下了一道血痕,一股剧烈的疼痛让月舞不由地要紧牙关,她没有放弃,而是继续拼死相斗。

  「嗖」的一声,月舞的前胸又被划了一刀,刀刃划破了她的两个乳房,而她的衣服,也直接就这么滑落下去,将她那美艳丰满的上身赤裸的呈现在大家面前。
  「啧啧啧……不愧是精通房中术的女忍者,这奶子,发育的真好。」

  「也不想想是谁开发的,那可是咱们头目了。」

  「我们可是早就想玩弄这个身体了,无奈我们这些小人物没这个福分。」
  「嘿嘿,那今天不就有了吗?」

  众忍者那充满淫欲的目光细细打量着赤裸上身的月舞,看着她那羞愤的模样,不由地发出了淫荡的笑声。

  「不要……你们不要过来……」月舞一手捂着自己的胸部,一手拿着忍者刀警惕的对着他们。然而,体内的麻药效果越来越大,月舞此刻只能勉强支撑着身体站着了。

  这时,一个忍者正面朝月舞冲了过来,月舞赶忙挥起手中利刃,然而在这一刻,一双有力的大手,却是突然从背后探出,一把抓住了月舞的两个乳房。
  「啊……」一声惊呼,却是隐隐夹杂着一丝娇媚的呻吟,月舞的身子被身后的忍者死死禁锢着,双乳也被这双大手肆意的揉捏着,那力气,仿佛是要将自己的奶子捏爆一般。

  「不要……好痛啊……放开我……」被肆意的揉捏胸部,月舞的眼角泛出了晶莹的泪光,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铁钳般的束缚,然而,她的挣扎只是徒劳,身后的忍者反而抱的更紧了,那双揉捏着她奶子的大手,也更加的用力起来。

  「给我老实点!」面前的忍者一拳重重的打在月舞的肚子上,顿时一阵剧痛袭来,月舞小嘴一张,一口胃液直接喷了出来。

  「妈的,还这么有力气!」眼见月舞还在不住的挣扎,这个忍者开始疯狂的捶打着月舞的肚子,每一次拳头都深深陷入肚子中,将之顶入一个大大的凹陷。强大的力道将她打的不断弓着背,如果不是后面的人死死抱住,月舞早就被打倒在地了。

  「啊啊啊……好痛……饶……饶了我吧……」月舞不断地发出凄厉的叫喊,无助的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着,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可怜。可是,没人发现,在她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下,却是隐隐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淫媚笑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舞的挣扎渐渐弱了下来,面对忍者无情的击打,她已经没有过多的反应了,微张的小嘴不断地溢出鲜血,双眼早已变得空洞无神。看着她那痛苦虚弱的模样,这些忍者却是越发兴奋了起来。

  身后的忍者从后面反扭住月舞的手,而前面的忍者则冲上去一把撕掉月舞的裤子,然后抱住了她的美腿朝两边分开,将月舞牢牢的夹在中间。

  「啊……不要……」月舞虚弱的呻吟着,身子不自觉的扭动着,那忍者见了,「啪」的一巴掌,扇的月舞是眼冒金心。

  「别给我乱动!」面前的忍者恶狠狠的说道,然后他脱掉自己的裤子,将坚挺的肉棒对准了月舞的蜜穴,准备一探而入。

  「呜呜呜……好屈辱……」月舞噙着泪,看着面前的忍者将自己的肉棒一点点插入自己的蜜穴,这无比屈辱的感觉,却是让她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莫名的红晕,下体也越发湿润了。忽的,在肉棒进入三分之一时,那忍者猛的一突刺,整根肉棒瞬间就一插到底。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月舞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那忍者只觉肉棒被温热紧密的肉穴所包裹着,肉壁一阵阵的蠕动,让他的肉棒舒爽极了,他啧啧一笑,然后猛烈的抽插起来。

  「看老子今天干死你!干烂你的骚穴!哈哈哈……」忍者大力的抽送着,每一下都全根没入,那强烈的快感不断地刺激的月舞的身心,一阵阵强烈的舒爽让月舞再也忍受不住,张开小嘴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嗯嗯额……不……不要……哦哦哦……」月舞那无神空洞的眼睛渐渐蒙上了一层淫媚的光芒,那原本痛苦的脸上也渐渐显露出了兴奋的潮红,她的小嘴微微张开着,一张一合吐出如兰的气息。

  身后的忍者也越发兴奋的玩弄着月舞的奶子,只见他一把揪住月舞粉嫩的乳头,然后使劲一拧。

  「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月舞仰头一阵浪叫,那乳头传来的强烈的刺激让她终于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

  「喂!不要只顾着你一个人享受!」其他看着的忍者看着这场活春宫,不满的说道。

  「哦?抱歉抱歉,容我换个姿势。」面前的忍者一把抱住没有丝毫力气的月舞,然后躺在地面上,让月舞整个身子压在自己身上,然后,他一边抽插着月舞的蜜穴,一边扳开月舞结实的臀部,将她的屁眼露了出来。

  「这就对了嘛!」另一个忍者兴奋的走到月舞身后,然后扶着自己的肉棒,对准月舞的肛门用力一挺。

  「啊!」又是一声高亢的叫声,屁股传来的痛苦,让她再次留下的屈辱的眼泪。稍稍停顿一下,两个忍者便在月舞两个洞里激烈的抽插着,她那娇艳火辣的身子立刻被顶的颤抖起来。

  「啊哦哦哦……不要……太……太激烈了……我会受不了的……」强烈的刺激让月舞再次仰头浪叫起来,尽管她口里说着不要,可是那早已洪水泛滥的蜜穴,却是无情的出卖了她。

  「扑哧扑哧扑哧……」湿润的蜜穴传来淫靡的水声,随着每次的抽插,月舞那大量的淫水都被带了出来,月舞被插的花枝乱颤,而她的声音,早已没有了最初的痛楚,只有那淫荡的呻吟和浪叫。

  「啊啊啊……不要……不要这么粗鲁……」月舞被干的不住浪叫的同时,还不忘显露出她柔弱无助的样子,看到月舞这幅反抗不能的模样,众忍者一个个都不由地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怎么,精通房中术的女忍者,这样就不行呢?」

  「都怪你这家伙,之前打她打的那么重!」

  「关我屁事,这样不正好可以尽情的蹂躏她了吗?来,让我们一起把她干翻,最好直接干死,省的还要动手!」

  两个忍者越发激烈的抽插,终于,在抽插了一百多下后,两个忍者下体一阵抽搐,滚烫的精液一股脑二全部射进了月舞的子宫和后庭。

  「啊噢噢噢噢……」月舞爽的翻起了白眼,浑身猛烈的颤抖着,下体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随着干完的两个忍者肉棒的抽出,那白浊的精液顺着月舞白嫩的大腿慢慢的往下流着,然而,没等月舞缓口气,马上便又有两人补上位置,继续用肉棒猛插起月舞的蜜穴和后庭。

  「那我来享受一下前面这个洞好了。」一个忍者一把捏住月舞的脸颊,便欲将自己坚挺的肉棒插入她的小嘴中。

  「喂喂,你小心她把你那玩意咬掉。」

  「我敢打赌,她不可能再有这个力气了。」这忍者毫不犹豫的将肉棒一下子插入月舞的口中,顿时,一股温热包裹住他的肉棒,让他爽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然后,他双手按着月舞的脑袋,开始强迫月舞给自己激烈的做着口交。

  「唔唔唔……呜呜呜呜……」三洞齐插的强烈刺激,一次次粉碎着月舞的理智,她半闭着媚眼,脸上满是高潮愉悦的潮红,鼻息畅快的呼吸着空气,嘴里发出柔美的呻吟声,那下体的淫水仿佛不要钱似的往外流着,在她的下面早已汇聚成了一滩水泽,发出淫靡的气味。

  「妈的,真是太爽了,这骚货,不愧是受过专业的特训,夹的好紧。」
  「是啊,这月舞的口技,这舌头,比我干的任何一个女人加起来都要好。」
  「听说咱们伊贺还有一个名叫伊悠的女忍者也是专攻房中术,丝毫不逊色月舞,真想把那骚货一起抓来试试!」

  「咱们规定可是很严格的,没有头目的命令,我们可不能对她下手。」
  「别想那么多,眼前这不就是现成的吗?来,今天我们一定把她干翻,干的她怀疑人生!」

  三个忍者在猛烈的抽插上百下后,终于忍不住,呻吟的射了出来,而那抽插月舞小嘴的忍者,更是死死按住月舞的脑袋,将肉棒深深插入月舞的喉咙,直接将精液射进了她的胃里。

  「干完了就闪开,我们都等了老半天了!」又是三个人替换上来,可怜的月舞完全没有一丝的力气,只能任由他们肆意的强暴奸淫,然而,这些忍者的素质又比一般人强了不知多少,虽然只有十个人,恐怕战力不在五十人之下。

  「啊啊啊噢噢噢噢……住手……」

  「噢噢噢哦哦……不要啊……我快不行了……」

  「啊啊啊啊啊……停下来……」

  就这样,月舞被这些追杀的忍者们不停的轮奸着,他们的手粗鲁的在月舞身上留下一道道的指痕,一股有一股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蜜穴后庭已经嘴里,而她的身上同样也被射满了精液,往昔清纯的俏脸,此刻挂满了白浊的精液,看上去十分的淫靡妖媚。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十个忍者几乎每个人都在月舞体内发泄了五次以上,而此刻的月舞,全身都是白浊的精液,满身都是淤痕,她躺在污秽的地面上,双腿大大的岔开,那饱受蹂躏的蜜穴和肛门充分暴露在空气中,原本粉嫩紧实的蜜穴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肉洞,里面还在往外流着白浊的精液和淫水。

  「啊……不要……饶了我吧……」被干的奄奄一息的月舞还在兀自呻吟着,失神的眼睛微微上翻着,舌头也耷拉在外面,口水不住的顺着嘴角往下流着,看上去十分淫靡。望着被干翻的月舞,众忍者心中满意极了,能够把专攻房中术的女忍者插翻,这可是很有成就感的。

  「接下来,该送她上路了。」一个忍者拔出了刀子,却被另一个忍者阻止了。
  「急什么,咱可以慢慢来!」这个忍者露出了淫荡的笑容,他拿来一根绳子,一把将月舞的双手捆住,然后将她吊了起来。

  「不要……饶了我吧……我……我愿意做你们的性奴……天天服侍你们……」月舞不住的哭泣着哀求着,虚弱的她没有一丝的反抗能力,只能无助的求饶,然而,这些忍者可不是善良之辈,月舞越是这样,他们反倒越发的兴奋。

  「嘿嘿嘿……将一个美丽的少女摧残致死,想想都刺激!」这个忍者一巴掌冷不丁扇到月舞的奶子上,扇的奶子一阵剧烈的晃动,看上去极为淫荡。那忍者见了,不由地淫心大起,一连又是几个巴掌扇了过去。

  「啊啊啊……好痛……不要啊……呜呜呜……」月舞大声的哭泣着,这一刻,她就只是一个无助而柔弱的少女,只能被这些忍者肆意蹂躏。然而,与她痛苦的神情不同的是,她的下体,却是再度春潮泛滥了。

  「啪啪啪……」那忍者扇的过瘾了,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扇着,月舞的乳房被打得到处乱甩,那原本的伤口更是再度裂开,鲜血四溅。在打了不知多少下后,忍者终于停止了,而月舞的乳房已然肿了起来,表现浮现了很多淤青,不过,在这样的肆虐下,月舞饱受折磨的乳头竟然挺立了起来。

  「真是淫荡了。」忍者拿来一根直径有半厘米的钢针,然后在月舞惊恐的目光下,他一把抓住月舞的乳房,将钢针对准乳孔,慢慢插了进去。

  「啊……不要……会坏掉的……」月舞惊恐地看着钢针一点点插入自己的乳孔,扩张的痛苦和快感,让她大声地浪叫着。

  「住……住手……我……我已经不行了……」月舞不断地喘息着,乳头传来的强烈刺痛,让她全身忍不住颤抖着,她虚弱的歪着脑袋,口水完全不受控制的往下流着,而她的蜜穴,同样也是一阵抽搐,淫水顺着大腿根部,不断地往下流着。

  看着月舞已经被打的变形的乳房,忍者一阵淫笑,然后两手捏住钢针,如同肉棒抽插一般,上上下下的抽动着。

  「啊啊啊……不要……坏掉了……我的乳房坏掉了……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月舞流着眼泪,强烈的刺激让她不住的狼叫着,然而,在这僻静的荒郊野外,根本就不会有人救她。

  「啊!」这时,那忍者猛地一把抽出钢针,顿时,月舞被插坏的乳孔喷出了大量的乳汁。

  「啊啊啊啊……乳头?……坏掉了……不要啊……呜呜呜呜……」月舞大声的哭泣着,扭曲的脸上满是痛苦绝望之色,她愤恨的看着面前的忍者,眼中满是深深的怨恨。

  「你要怪,就怪你非要叛逃成为拔忍,告诉你,没有哪个叛逃的拔忍最后能够活下来的,他们只会遭到无止境的追杀,直到生命的终结!」忍者将手我成拳头,一把捅进了月舞大开的蜜穴中,几乎没有什么阻碍就一捅到底。

  「啊啊啊……畜生啊!」月舞仰着头浪叫着,那忍者一下一下抽插着,每一下手臂都全部没入,将月舞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凸起。忽然,一根手指陡然插进了子宫口里,强烈的痛苦和刺激顿时让月舞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你……你要干什么?」月舞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忍者,她清楚的感觉到,又一根手指强行挤进了子宫口里。

  「啊啊啊……好痛……痛死了……住手啊……畜生……」月舞不断地摇着脑袋,然而,残虐还在继续,当第三根,第四根,直到整个手都穿过了子宫口,来到子宫里后,月舞已然翻着白眼,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昏过去了?这可不行啊!」忍者五指张开,又进一步扩张着月舞的子宫口,顿时,这剧烈的疼痛又将月舞刺激的苏醒过来。

  「啊哦哦哦哦……住手……我……我不行了……」体力已经耗尽的月舞,已经无法高声浪叫了,只能无助的呻吟着,她流着眼泪,子宫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她眼睛不住的上翻着,口水不断的往外流着,忽然,她的下体猛的一颤,一大股的阴精竟然喷射出来,溅了那忍者满满一手。

  「啧啧啧……想不到这样也能高潮,真不简单啊!」那忍者将手退出来,然后又猛地一插,如同粗大的肉棒一般,每一次的抽插,都深深穿过子宫口,到达子宫内壁。月舞只觉下体传来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痛苦夹杂着快感不断地粉碎着月舞的理智,她那清纯的俏脸完全崩坏了,变得极其的淫荡下贱。
  在抽插了上百下后,月舞的蜜穴彻底坏掉了,变成了一个夸张的圆,甚至粉嫩阴道壁都露出了体外三厘米之多,从蜜穴看去,月舞原本细小的子宫口竟然大大的张开着,如同一张等待肉棒进入的肉穴一般,一下一下蠕动着,分泌着大量的淫水。

  「啊啊啊……坏……坏掉了……呜呜呜……」月舞抽泣着,乳房被玩坏,下体也被玩烂,她那绝望的眼神充斥着自暴自弃的神情,她虚弱地张开嘴,喃喃道:「别再折磨我了……杀了我吧……」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那我们就送你上路了。」忍者抽出身后的忍者刀,在这一瞬,没人发现月舞的瞳孔闪烁出了一道诡异的红光,那忍者目光闪过一丝阴冷,然后一刀狠狠插入月舞的肚子里。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来剖开你的肚子吧!」忍者一脸淫笑的说道。

  「啊啊……剖开我的肚子?……啊……不要……不要……不要剖开我的肚子……求你……」肚子剧烈的刺痛让月舞一下子有些清醒了,她惊恐地看到刀子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往下拉。

  「哦哦哦……不……不要……啊啊啊啊……好痛……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刹那间,大量的鲜血从月舞的肚子涌了出来,当忍者将刀子抽出来的时候,月舞的肚子上出现了一个自上而下的十五厘米的切口,一小股的肠子都从切口里露了出来。

  「这就是月舞的肠子,摸起来真是柔软了。」忍者将手伸入月舞被剖开的肚子里,将里面的肠子都给翻了出来。

  「啊啊……我的肠子……居然……居然被玩弄……啊啊啊……你这个变态……」月舞的表情极其的痛苦又无助,她虚弱的咒骂着这些残忍的忍者。

  「嘿嘿……」忍者丝毫不理会月舞的咒骂,继续将月舞的肠子一股脑儿全部掏出,然后,他一刀割断了链接在身体上的肠子。

  「啊……」月舞张口虚弱的叫了一声,濒临死亡的她,眼睛都要翻白了,然而,那忍者还在继续着,只见他一脸兴奋的抓住月舞从伤口显露出来的子宫,然后一把将它扯了出来。

  「看看这是什么?」那忍者一脸兴奋的狂笑着:「这可是你淫荡的本钱啊!」说罢,一刀将月舞的子宫给割了下来。

  「啊啊啊……我的子宫……你这变态……」月舞已经虚弱到极限了,她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只见她虚弱的垂下脑袋,口中不断的溢出口水和鲜血,只是,没人发现,在她那濒临死亡的惨白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一抹诡异的潮红。

  身体开始不断的抽搐了,尿液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肚子被掏空的月舞,眼见是活不成了,那忍者冷冷一笑,反手一刀,将月舞的脑袋割了下来,看着那兀自在抽搐的无头艳尸,这忍者招呼一声道:「好了,叛忍月舞已经被击杀,任务完成,回去复命!」

  「是!」刹那间,十个忍者一起闪身离去,只留下一具无头残缺的艳尸。
  「真是残忍了,呵呵!」就在这些忍者走后不久,一个美艳赤裸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那具无头尸体旁,而这个身影,赫然就是之前被虐杀的月舞。

  「居然把人家的肚子都掏空了,宝贵的子宫都扯了出来,真是一群变态。」月舞双手结印,这具无头艳尸竟是如烟雾般消散不见了。

  「唉……下面都被你们这群变态玩烂了。」月舞摸了摸下体被拳头扩张的蜜穴,还有那被拉伸到穴口,同样被扩张的子宫,却是忍不住自己又把玩了起来。
  「啊……啊……啊……好棒……直接玩弄子宫的感觉……好刺激呀……啊哦哦哦……」月舞忘情的呻吟着,五根手指先后插入子宫口里,然后猛烈的抽插着,每一次都将整个手都插入子宫深处,拳头一次次碰撞的子宫壁,比起那变态的忍者,月舞自己下手也丝毫不逊色。

  「啊啊啊啊……用力……用力干我……干死我……啊哈哈哈……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月舞忘情的浪叫着,脑中努力幻想着刚刚的忍者用拳头抽插着自己淫荡的蜜穴,在这刺激和幻想中,月舞达到了一次强烈的高潮,一大股的阴精直接从脱垂的子宫里喷射出来。

  在高潮的余韵中喘息了好一会儿,月舞空洞无神的目光稍稍回复了些清澈,回想着被那些忍者带走的人头,月舞心中不由地一阵得意。

  「这具人头,可是那个人精心为我制作的,就算是我都分辨不出区别,相信从今往后,你们就不会来烦我了吧!」月舞拿出一颗丹药,将之放入口中嚼碎,然后吐出来,涂抹在自己受伤的前胸和后背,以及乳孔里,而那饱受摧残的阴道内壁和脱垂的子宫,自然更是重点照顾的对象。涂抹完毕后,月舞将脱垂的子宫重新塞回了深处。

  「传说中的返魂丹,能够白骨生肌肉,快速的复原,以后我可少不了这样的东西。」月舞舔了舔嘴唇,娇媚的笑道:「曲直濑道三,今后可就要多多指教了。」……

  伊悠拿着一根大黄瓜,一边插着月舞紧致的蜜穴,一边道:「这么说,你这两年来,就一直在京之町,跟随曲直濑道三学习医术吗?」

  「啊……啊……是呀……嗯嗯……」月舞被黄瓜插的快感连连。

  「话说回来,想不到你居然能够通过做爱来施展幻术,真了不起。」伊悠有些羡慕的看着月舞,手指的动作越发快了起来。

  「啊啊……好棒……那是当然的……哦哦……不然……我也不会叛逃了……啊啊啊……早就计划好了的……」月舞意乱情迷的呻吟着,淫靡的气味弥漫着整间宿屋。

  「能成功脱离忍者组织真好,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呢?」伊悠猛烈的抽插着,随着月舞一声淫荡的浪叫,她的蜜穴喷出了一大股的阴精,将原本就湿了一滩的床打的更湿了。

  「啊呼呼……我嘛!」月舞急促的喘息着,道:「我要成为一名女武将,在这乱世中立下自己的功勋。你呢?」

  「我?」伊悠娇媚一笑:「我要成为忍者头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