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小城情事】(17)【作者:serachain(蔡珮诗)】
【小城情事】(17)【作者:serachain(蔡珮诗)】
字数:13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七章:情深意切

  时间过得飞快,陈雷这两周的时间基本都在忙碌中度过,一边指点着第一研发部大刘他们开发着戴长兴的政务平台,一边操心着第二研发部明敏他们开发的数字化教学管理平台,还督促着莫晓慧的部门按时按量保质交付了三门精品课程的威客。在交付了三门样板精品课程之后,学院的领导彻底认同了陈雷公司的技术水平和做事态度,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配合他们整理剩下的17门专业课程。
  齐东来事后找过他谈话,对齐家老爷子开封了那一瓶齐安娜的「女儿红」茅台的事儿,齐东来一改往常的那份淡定自若,差点跳起脚来,简直痛不欲生,狠得咬牙切齿,指着陈雷说他不够厚道,叫嚷着一定会「报复」陈雷,笑得陈雷肚皮都快破了。

  当然,说归说,齐东来还是老老实实地配合着陈雷的工作,被陈雷拉去参加了两三场与戴长兴、学院院长的会议,双方还在一起吃了几次饭。

  戴长兴那边好说,不过礼节性应酬而已,学院院长那边有些难缠,齐东来被陈雷支使得来回跑了几天,算是和对方签订了合作协议书,进一步巩固了合作成果。

  两周的忙碌让他感觉到自己基本上管着整个研发口,还有小半个营销口配合着他的工作。在办公室喝着茶看着甘特图,陈雷体会到了成就感。他掰着指头算着日期,再有半个多月,戴长兴那边的项目就开发完成了,可以开始招投标准备了。当然,只是个过场而已,周立会安排把工期压到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时间,即便有搅屎棍来参与竞标也不可能完成。

  看完甘特图,陈雷又审视了一下莫晓慧那边发来的邮件,是一堆简历。公司今后主打的数字化教学需要大量二维动画和三维建模、三维动画工程师,这段时间Hr部门快忙疯了不断面试着,作为项目组负责人,最终录用决策被放到了他这里。

  他快速看了一遍这千挑万选出来的十几份简历,批示了一下后,回复莫晓慧并抄送给了Hr部门和后勤部门,让他们去准备工位、设备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忙完这一切后已经是周五的下午五点,他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疲惫的身体,立在窗子旁边看着窗外的景色,打算歇一歇眼睛。

  这一周的昏天黑地让他感觉自己就跟一个钟摆一般来回摆动着,片刻不停。
  就在此刻,他的手机响了,他一看,原来是齐安娜的电话。

  他向上划了下手机,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齐安娜的声音:「老公,今天依依早上没开车,我下班还得拐个弯儿,你早点下班去接她吧。」

  沉依所在的医院行政部9点才上班,所以比陈雷这边8点上班晚了一个小时,一般都是他、晓霞和齐安娜早上先出门,沉依是最后一个。

  陈雷有些奇怪道:「为什么她不给我打电话呢?」

  齐安娜娇嗔道:「这个傻依依拿你当作天,看你这段忙碌的样子,不忍心打扰你,她本来让我去接她的。你开我的车给她一个惊喜吧,我开你的车走。」
  陈雷也没多想,他点点头道:「好的,那我去你办公室换钥匙。」

  说着挂断了电话出门去找齐安娜。

  下午下班后,齐安娜比他先走一步已经开着他的车走了,他摇摇头,搞不明白这美妇人究竟搞什么名堂,看着美妇人开着车出了大院门,他摇摇头苦笑一下。
  陈雷是个死活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也很少借别人的车来开,即便是冬天限号他更多也就是坐公交,认识齐安娜这么久还真没坐过齐安娜的车。好在都是自动挡,他倒是不担心开不惯,此刻他有点好奇地解了锁,打开了美妇人的车门,开门后就闻到一股花香,他心想美女的车子就是不一样啊,沉依虽然也爱干净,车里也没有这么大的花香味道。坐到驾驶位后他才发现副驾驶座上放着一张折叠的A4纸,下面还压着一大一小两个礼品盒子。

  他十分奇怪,正心里想要不要看一看什么东西呢。他觉得美妇人一向大大咧咧,应该不会怪他乱翻东西,于是便拿起那张A4纸打开看了起来,上面用笔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

  「小坏蛋,知道你就会偷看我的东西,不用多想,就是写给你的,你们这些男人啊不像我们女人总是把家庭和爱人放在第一位,心里装着的只有工作,连和自己的老婆第一次见面的日子都会忘记,不提醒就死活想不起来。

  「今天是你和依依见面两周年的纪念日,还不赶快滚去接她一起过二人世界?副驾位子上放着一束红玫瑰花和一条白金手链,都是我和晓霞偷偷选的。唉,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找了一个老公还是找了个宝宝,还得操心他泡妞的事儿。今晚不用回家,我用你的卡在咱们家宾馆开好房了。不用谢我,赶紧去吧,——爱你的姐姐。」

  陈雷看完了那两段话,脑子里呈现出了美妇人那似笑似嗔的面容,他苦笑不得地拨通了美妇人的电话道:「好姐姐,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啊?你怎么知道我和依依认识的日子呢?」

  那边齐安娜笑得如花枝乱颤,她答道:「你以为你在外面和习姐姐风花雪月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干嘛啊?你那点儿事儿我们都一清二楚。下次可不许再忘了,不说了,依依快下班了,赶紧去。」

  陈雷应承了她,挂断电话便开着车出了院门……

  市中心医院原本在老城区南护城河旁边,由于城市建设和发展,地方越来越紧张,连个救护车都经常都在外面。前两年终于搬到了市区东边的新区,离老市区大概六七公里的样子,离陈雷所在的公司大概十公里的车程。

  陈雷一边开着车在路上慢慢地爬行,一边焦急地看着街上的车流,随着这几年国内生活水平的提高,汽车保有量突飞猛进地增长,原有的城市规划远远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所以周末堵车成了家常便饭。他慨叹得亏他5点多就出门了,要是等到6点估计要堵死了。

  车走了半个小时才开到新中心医院门口,一个高挑窈窕的美女正在医院门口站着,时不时翻看一下手机,是不是张望着四周。她一身休闲打扮,上身一件宽松的米白色薄羊绒衫,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九分牛仔裤,显露着腿部迷人的曲线。她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极为出众,引来了不少路人好奇的目光。

  终于,她看到齐安娜的车开过来,她略有点黯然失望,却也有些期待地跑到车前。陈雷摇下车窗招着手对她说:「美女,需要叫车吗?今天打折特别优惠,陪吃饭就可以。」

  那女子正是沉依,她眼睛一亮道:「老公怎么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齐姐姐呢。」
  陈雷眼珠一转就知道齐安娜八成是把他们两个全都设计进去了,他笑道:「宝贝儿,给你个惊喜不行么?不喜欢?那我给齐姐姐打电话让她来。」

  沉依娇嗔道:「老公你就知道捉弄我,咱们回家吧。」

  她说着便走向副驾驶那一侧,开了车门。她看到车座上的东西,高兴道:「老公,你还记得啊?」

  陈雷有点羞愧地嘿嘿一笑,掩饰了一下尴尬道:「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他心里有点愧疚,毕竟这美女是他正经的老婆,却因为他的花心导致必须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

  沉依却没有多想,她先打开了哪一个大盒子,里面是一束新鲜的红玫瑰花。她闻了一下,笑着道:「好喜欢啊。」

  说着又打开那个小的包装盒,看着那一串手链道:「老公,你这么忙还抽时间给我挑礼物,我好高兴啊。」

  说着把手链戴起来,转着手臂看了看,兴奋地亲了陈雷一口。

  陈雷启动了汽车,往市区开去,他知道有一家名叫「牵手」的饭馆儿比较适合情侣一起吃饭的,来的路上已经打电话订了房间,他对沈依道:「依依,今天咱们过二人世界,就你和我。」

  说着开车疾驰起来。

  和沈依享受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陈雷又驱车到了齐家开的东安大酒店,在门童的指引下停好了车便拉着手捧鲜花的沉依进了大堂。他向前台出示了自己的VIP卡,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换了房卡,便被沉依拉着上了电梯。

  一边走,陈雷一边奇怪地问道:「宝贝儿,怎么你对这里好熟的样子?我不记得带你来过这里啊,我都是第二次来。」

  他这一问,可把沉依给问了个大红脸,沉依羞涩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小声支吾着说道:「以前和齐姐姐经常偷偷地来这里。」

  这下陈雷大乐道:「原来你在这里偷偷让齐姐姐疼爱你啊?」

  他笑着捏了捏佳人那白嫩的小手道:「一会儿你给我说说齐姐姐都怎么疼爱你的。」

  沉依头一低,便不再说话了,径直从电梯向房间走去。

  一进房间两人都被那景象惊呆了。两人不是没住过宾馆,也不是没住过高级大床房,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原来齐安娜并不是仅仅给他们开了一间高档大床房,还给他们布置了一个温馨小窝,那40多平米的房间里到处摆满了鲜花、气球,一开门馥郁的花香便袭来。

  沉依看了惊喜地抱住陈雷道:「老公,谢谢你。」

  陈雷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抱着沉依道:「不是我,是齐姐姐安排的。我也不知道她给你安排了这个。」

  他有些惭愧,要说懂女人,懂得营造浪漫,他这个码农拍马也及不上齐安娜这样的花丛老手儿。

  沉依投入陈雷的怀中道:「老公,我觉得我好幸运遇到你,也好幸运认识了齐姐姐他们。遇见你们,是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她此刻完全沉浸在心爱的男人与这花海的芬芳气氛中,深情地说道:「老公,我爱你。」

  陈雷揽着佳人走到床边,把她手中的花接过来放到桌上,然后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

  他深情地望着佳人道:「我也爱你。」

  说着便和沈依亲吻起来。

  他其实是满怀着愧疚的,这一段时间,他和晓霞、齐安娜和习燕霞都有过私下里的密会,唯独沉依这个「正室夫人」连和他独处的机会都很少,这让他一直觉得愧对佳人对他的一片深情。

  此刻,他把愧疚化作温馨的抚慰和亲吻,传递给了沉依,二人唇齿相交,舌头纠结,相互交换着口水,如饮甘泉,如饮蜜酒。

  许久,陈雷放开了被他吻得气喘吁吁的沉依,看着佳人那姣美的面容道:「宝贝儿,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空闲独自陪你,冷落你了。我对不起你。」

  说着,他的手抚摸着沉依脸上泛起红晕的肌肤。

  沉依本来闭着眼响应着爱郎的亲吻,听了陈雷的话睁开眼睛,她看着陈雷,并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痴痴地看着,也用手抚摸着陈雷的面颊,眼神中透着爱恋。
  陈雷望着她那亮晶晶的眼睛,有些不忍心地说道:「宝贝儿,你会怪我吗?」
  沉依点点头道:「怪,我怪你总是这么吸引我,怪你对我们每个人都这么好,怪你迷得我们每个人都这么神魂颠倒。你要是不这样,也许就没有人和我抢你了。」
  她的眼睛有些湿润:「老公,其实依依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你的,依依只想一心一意地和你在一起,一心一意对你好,你也一心一意地对依依好。」

  她的语气虽然那么轻柔,每个字却都那么沉重。

  「可是依依没有办法。

  老公你自己可能不觉得,你是那种不会拒绝别人的人,你对每个身边的人都那么照顾,那么体贴。

  哪怕你没有那种心思,被你关爱的女孩子都很难逃出你的怀抱的。

  晓霞是这样,习姐姐也是这样,依依有时候很害怕,害怕这样下去,很多女孩子会不由自主地投向你的怀抱;也害怕有一天你不喜欢依依了,不要依依了,你跟别的女孩子走了。」

  她的眼角已经溢出了泪水,她扭过头去擦了擦眼泪,然后又看着陈雷道:「这不怪你。

  依依当初也是被这样的你吸引的。

  依依没有办法改变,也不想改变。」

  她抚摸着陈雷的胸口那两块强健的肌肉,手指向下滑动到了陈雷那还未完全勃起的巨龙上,温柔地抚摸着,眼中带着迷恋的神色道:「还有它,自从尝到它之后,依依就再也离不开你了。

  依依想独占你,可是这世上像老公你这么好的男人太难找了,齐姐姐,晓霞,习姐姐都对依依那么好,依依怎么办呢?依依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把依依最好的东西分给她们,那就是你。」

  沉依伸着脖子在陈雷的脸上亲了一口道:「老公,你就是依依的一切。
  只要你开心,你快乐,你幸福,依依就感到开心,快乐,幸福。」

  说着她便抱着陈雷,将陈雷拉到自己身上紧紧地贴着道:「依依要的其实很少的,老公你只要能心中想着依依,愿意像今天这样陪着依依就好,老公,你答应依依,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依依好吗?」

  陈雷望着佳人,认真地说道:「依依,我们当初约定过的,和对方永远在一起,除非死亡,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的。」

  说完便搂着沉依躺在床上,体会着这一刻的温存。

  沉依此刻感觉到的是无比的幸福,她知道,今天晚上一整晚,男人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此刻依靠在心爱的男人怀中,感受着男人那火热的体温,还用她那白皙稚嫩的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胸肌。没等待多久,她便情动了,轻声温柔地说:「老公,依依想亲你,想爱你。」

  正待陈雷要起身时,却被沉依按住了,她趴伏到男人的身上,飞速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她的美眸痴痴地望了男人片刻,说道:「让依依来服侍你。」
  说着,便一颗一颗地解开了男人衬衣的扣子,在男人配合下脱掉了那件衬衣,展露出男人上身精壮的肌肉。她看着男人的强壮身体,抚摸着男人那结实的胸肌,心中柔肠百转,深情道:「老公,依依爱煞你了。」

  她俯下身子亲吻着男人的额头、眼睛、面颊,几乎将男人那英俊的脸全都亲吻了一遍。

  然后,她又越过男人的下巴,在男人的脖子上用舌头涂抹着口水,挑拨着男人的喉结,吸吮了几下,接着转移战线,在男人的锁骨处亲吻了起来。

  她此刻只想着给心爱的男人带来快乐,两年的共同生活让她对心爱的男人身上所有敏感点都耳熟能详,她轮番用手和小嘴挑拨逗弄着男人的耳廓、喉结、乳头,一会儿舔舔耳朵,用手指抚弄陈雷的乳头,一会儿半含住陈雷的喉结,用自己那挺翘的乳房摩擦男人的胸肌,一会儿一只手抚摸男人的乳头,另一边则含住男人的另一只乳头吸吮。

  开始陈雷睁着眼睛看着沉依那娇媚的神态,渐渐地,他开始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沉依的温柔伺候,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那些被沉依服务的地方传来,爽得他「嘶」得吸了一口气。

  沉依抬头看看了看男人迷醉的表情,眼中透露出无限的柔情,她用舌头舔着男人两块胸肌之间的沟壑,向下滑动,直至男人的脐眼,围绕着脐眼画起圈儿来,那圈儿越画越大,覆盖了男人的八块腹肌。她时不时轻轻咬着男人腹肌上那一层薄皮,用嘴唇衔起来,又松开,发出轻轻地「啪」声。

  她抬起头用迷恋的眼神看了看男人那酥爽的陶醉神态,又低下头用嘴唇贴着男人的腹部皮肤画起圈儿来。刚才是从脐眼向四周越画越大,现在则是从四周向脐眼越画越小,那丰润的嘴唇始终贴着男人紧实的腹部皮肤,舌头则在嘴唇中吐出来,用口水滋润着男人,带起一道道水迹。

  终于,她的小嘴离男人的脐眼位置越来越近直至相遇。她又一次看了看男人,调皮地伸出舌头舔起脐眼的褶皱来,向上挑拨几下,向下挑拨几下,时而钻探,时而打转儿,然后干脆一口含住男人的脐眼抵磨了起来,爽得男人的肚皮肌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让男人的一双手不由自主地扶住了她的头。此刻,她的手也没闲着,悄悄地解开了男人的裤腰带,向下一拉,趁着男人一抬屁股的当儿将男人的裤子褪到了膝盖。

  男人上了一天班又陪着她吃饭、来宾馆,身上略微带着一点汗味儿。这味道在别人看来也许不好闻,但是在深爱着他的女人眼中,这却是最好的催情剂。她贪婪地舔舐着男人的皮肤,顺着脐眼向下用舌头覆盖了小腹,一点一点地扒下男人的内裤,露出那根她朝思暮想的巨龙。在她的温柔体贴下,那根巨龙早已经如电线杆般挺立了,不断散发着雄性火热的温度和气息。

  她用手抚摸着那根巨龙,轻柔地套弄着,将巨龙贴在脸上磨蹭了几下道:「老公,依依光想想你这根大家伙下面就湿了。」

  说着,痴痴地望着陈雷,用手掏摸了一下自己的花户,果然,带出一股晶莹的花蜜。

  陈雷睁开眼睛低头看着心爱的女孩儿,抚摸着她的头发道:「那就上来让老公帮你吃一吃。老公也渴了,想喝你的花蜜呢。」

  他的话让女孩儿心中一荡,顺从地转过身来做成69的姿势。

  陈雷扳开沉依那一双笔直雪白的大腿,一边抚摸着她腿上稚嫩光滑的肌肤,一边看着她那粉嫩娇美德花穴。沉依的花穴是几女中看着最有特色的,与晓霞的一线天、齐安娜的粉蒸馒头、习燕霞的鸭嘴穴不同,沉依的花唇特别肥厚,两扇丰美的花唇如同蝴蝶双翼一般在花穴口两侧展开,而且颜色是淡淡的粉红色,无比地诱人。每次在两人欢好时,沉依那两扇花唇都会充血膨胀,紧紧地贴在男人那粗壮的巨龙上按揉摩擦,那感觉舒适得难以言表。

  陈雷并不着急品尝女孩儿那淫艳的腿心,而是先向花户吹了一口气,刺激得女孩儿轻轻地抖了几下,然后才用嘴轮番噙住两扇花唇吸吮了起来,发出「啧啧」的声音。

  沉依也没闲着,她捧着爱人那粗壮的巨龙,含着那如鸭蛋一般大小的龟头,不断用舌头舔舐着龟冠上光滑的皮肤,感受着肉棒传来的火热温度,她吸吮着那粗巨的肉棒,如同含着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一般。

  舔咬、吸吮、挑拨,沉依在陈雷和齐安娜的长期「辅导」下,口技早已突飞猛进,她那灵活地舌头逗弄得陈雷只觉下身的酥麻感一阵一阵从龟头传来,遍布全身,爽的无以复加,只得更加卖力地吃着她那娇美的花户,将舌头探入她的花户内挑拨膣内紧实的蜜肉,刮得她下身一抖一抖得,十分美快。

  二人就这样努力地为对方服务着,连话都顾不上说,一心一意地想带给对方快乐,直至双方都无比渴望和对方水乳交融时,陈雷才拍了拍沉依那挺翘的香臀。沉依与他相爱两年,早已经与他有足够的默契了,会意地向下爬去,爬起身背对着爱郎,用自己那娇美的花唇亲吻住陈雷的龟头,待龟头抵准了蛤口后,慢慢地坐套下去,一点一点地,将巨龙吞进了紧凑的膣中。这亲密的「负距离接触」让二人都舒爽得吐出一口气。

  「啊~老公,你好大~胀得依依心眼儿都麻了。」

  沉依感受着爱郎那巨大的龟头正自顶在自己的花蕊嫩肉上,挤压得花蕊不断变换着形状,销魂蚀骨得快美很快传遍了全身。她前后左右扭摆摇晃着蜂腰,用那团美肉包着爱郎的龟头磨蹭着。女上的姿势让她能更好地把握套弄的速度,真心实意地服侍着心爱的男人,发出软绵绵的呻吟:「哦~哦~老公好硬~哦~顶到花心了~」

  陈雷仰躺着,看着美人儿倒骑在自己身上,那雪白胴体显露出完美的曲线,那双手盈握的腰儿,丰满挺翘的臀儿,都看得陈雷无比性动,更别提那紧凑的花膣还在不断地挤压磨蹭自己地巨龙,别提有多舒服了,他伸出手在美人儿那饱满臀肉上抚摸着,感受着富有弹性地美肉,时而扶着美人儿地腰帮她扭得更快。
  沉依先是扶着爱郎的腿背朝爱郎扭动了一会儿,然后保持着坐套的姿势以爱郎那粗壮的肉棒为轴心转过了身子,改为面朝爱郎,花膣如同螺丝帽一样扭着肉棒转了半圈儿,磨得二人都发出了一声呻吟。她拉起爱郎的一双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深情地说道:「老公,你摸我,你摸我啊~」

  她此刻无比渴念爱郎的抚摸,在与爱郎的亲密接触中沉醉着,缓缓而深入地交合着,上下套弄着,享受着温存与痴恋。

  美人儿的花户越来越热,越来越湿,蜜液不断被男人粗壮的巨龙从膣内掏出来,浸湿了两人交接之处,连阴毛上都挂着晶莹的水珠。渐渐的,美人儿越套越快,她感到快感不断地汇聚,又从全身汇聚到花户内,一浪一浪的美意不断攀升,距离高潮越来越近。然而,女人的体力和体能始终是有限的,她套弄得两腿都酸了,还是觉得无法攀登到最高点,她不由得一边浪吟一边恳切地带着哭腔求身下地爱郎:「啊~啊~老公~帮帮我~啊~帮帮我啊~」

  陈雷一向对心爱的女人百般呵护,不能见得她受一点儿委屈的,此刻美人儿的哀声相求让陈雷心下一暖,他猛地坐起身将美人儿抱住,一把转过身来将美人儿按倒在床上开始抽插起来。他的身体极其强壮,又养精蓄锐了这么一大会儿,上来就是一轮儿急攻猛打,粗壮的巨龙不断在美人儿的花膣进出,带起一股一股粘腻的花汁,龟头不断地撞击着美人儿那娇嫩的花芯,干得美人儿哀鸣不胜:「啊~老公~啊~好快~啊啊~插死我了~啊~啊~要丢了。」

  美人儿此刻本就已经濒临高潮了,吃了男人这一顿抽送如飞,全身都麻了,直直得叫嚷着:「老公~啊~我要死了~啊~~」

  话方落地,便身子猛然抽搐,泄得一塌糊涂。

  陈雷见美人儿手足都战栗着,丢得花魂离体,不忍心再继续抽插,将龟头抵紧了膣内那一朵嫩花儿轻轻地揉动着,温柔地问道:「宝贝儿依依,舒服吗?要不要我先抽出来?」

  沉依本来美得头森目然,娇柔无力,听了这话将两条美腿勉力围住爱郎的腰,抱着爱郎道:「不要,依依就要你这么在里面。啊~好舒服~」

  女人是感情得动物,比起肉体的快感,爱人温情的抚慰更能让她们迷醉,她此刻一点儿也不想和心爱的男人分开,恨不得两人就这么死在一起。

  许久,沉依才缓过气来,她感受到了体内那根粗壮的巨龙仍然热乎乎、硬邦邦的,柔声道:「老公,你太厉害了。依依一个人好像满足不了你呢。」

  听了身下美人儿的赞誉,陈雷那男子的自尊心感到无比满足,他兴奋地扭着腰轻轻的按摩着美人儿的花蕊问道:「是吗?那你喜欢吗?」

  沉依羞红了脸,痴痴地点点头,看着爱郎道:「喜欢。

  老公,齐姐姐前几天告诉我说我一个人锁不住你的,也满足不了你。

  短时间内你也许能迁就我,时间久了,你会腻烦我,讨厌我,你先别急着解释。」

  她伸出一根手指阻止了男人要解释的嘴,接着婉婉道来:「山珍海味人天天吃也会腻烦,所以才有了所谓七年之痒。

  我要是一个人霸占着你,说不定那个时候我就只能失去你了。

  所以,她说不如多找几个姐妹,像现在这样,我们四个人和你在一起,不断让你有新鲜感,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而且让你有那么一点愧疚感,你也会更加对我们好。」

  说完调皮地舔了舔嘴唇。

  陈雷心中饱含了对这几个美人儿的感激之情和怜爱之意,他低头亲吻了一下身下的美人儿道:「傻瓜,我怎么可能腻烦你呢?」

  说着摸了摸美人儿那挺拔的翘乳道:「你看你这一对儿乳儿,」又挺了挺腰身插了美人儿两下道:「还有这饱满紧凑的小妹妹,」他摸着美人儿的香臀:「还有这一对儿这么有弹性的屁屁,每一样儿都让我着迷一样的,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他认真地看着美人儿的眼睛:「我爱你这个人,什么七年之痒,那都是那些移情别恋的人找的借口。

  别人我管不着,我喜欢你,是一辈子的事儿。

  哪天我们都老了,走路都颤颤摇摇了,我也要搀着你,一起买菜做饭,抱着你睡觉。」

  沉依被男人的情话儿感动得泪都快流了出来,她点点头,深情地看着男人道:「老公,我们永远都不分开,生不同裘,死当同穴。」

  说着,抱得男人更紧了,恨不得与男人化在一起,她感到自己的花户内又一阵酥痒,便对男人说道:「老公,来吧,依依又想要了。」

  说着便夹了夹腿,期待着男人的再度恩宠。

  陈雷本来被她那紧凑的花户裹得十分舒服,两瓣儿充血鼓胀的肉唇不断按摩着棒身,如同两块海绵一样美适。若不是顾及美人儿得身子骨儿早就忍不住再来一轮儿抽送了,听了美人儿的请求,温柔一笑道:「好依依,老公这就给你。」
  说着挺怂着腰身,缓缓地抽送起来。

  「啊~老公,你弄得依依好舒服啊~啊~啊~就这样~啊~你说我们四个~啊~你最喜欢肏谁~啊~」

  女人都喜欢比较,即便是沉依这样下定决心和别人共事一夫,也依然忍不住好奇心要问一问。

  陈雷这下可犯了难,他知道几女中,沉依、齐安娜和晓霞都是无话不谈,这种时候稍微一个不慎就会在几女之间制造嫌隙。他一边轻柔地抽送着,一边斟酌着话语,慢慢道:「我对你们四个都是一样地喜爱,怎么分得出高下呢?」
  沉依迷醉地闭着眼睛享受着那巨龙在花蕊中顶送,娇吟道:「老公,啊~好舒服啊~依依只是希望能让你更快乐~啊~依依想更好地服侍你~啊~」

  陈雷丝毫没有停下抽送,仔细地体会着美人儿花户对巨龙的吸吮,道:「好依依,你们四个人各有各的好,让我怎么说呢?」

  他温柔地抚摸着沉依地胴体道:「习姐姐是个白虎,下面嫩得跟个小姑娘一样,一根毛也没有。

  她的小穴穴口比较大,里面又紧又暖,最里面有一大团嫩肉,戳在上面舒服极了,她在床上最是羞涩,让人忍不住逗弄调戏。」

  他说出这段话来自己都觉得脸红,忽然感觉到美人儿的花芯颤动着,一紧一紧的,吐出一股粘液来,竟然单单一句话就来了一次小高潮,这让他感到十分兴奋。

  他接着说道:「宝贝儿你的特点是穴口那两瓣阴唇特别肥厚,每次插进去就会自动的按摩我,而且淫水儿特别多,每一次都跟尿出来一样。你也是最温柔体贴的,咱们两个心意相通,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说着狠狠地将龟头撞了两下美人儿地花蕊,撞得美人儿一阵娇吟:「啊~啊~」

  陈雷沉下腰挑了美人儿一下道:「宝贝儿还想听吗?」

  沉依只觉得爱郎说的话好羞耻,好刺激,光那几句话就差点儿让自己又丢一次,有些迷醉道:「啊~要听~老公接着说下去~啊~」

  原来有些女人和男人一样,聊到自己爱的人和别人做爱就会倍感刺激,这也就是所谓的「绿帽情结」。

  陈雷笑道:「晓霞是你们四个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她虽然不像你们三个人这样丰满,有点瘦,但是她下面可是一个宝贝,唤作『一线天』,紧得不得了,第一次弄的时候差点把我给夹断了,费了好大的劲儿。而且她是你们几个中最浅的,轻轻一戳就能到底。」

  说着又狠戳了一下,戳得沉依魂飞魄散。

  他接着说道:「最后就是齐姐姐了,她的上下两张嘴儿都是宝贝。上面一张嘴儿十分厉害,光吸就能把我的魂儿都吸走,张开嘴能把我整个儿给吃下去,别提多美了。她不是也教你了吗?」

  沉依听到这里,浑身都麻了,勉强点点头道:「老公~啊~我会跟她好好学的~」

  陈雷一笑,丝毫没有停下那缓慢的抽插动作,继续说道:「齐姐姐的下面特别饱满跟两个小馒头一样,每次插的时候小肚子撞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而且她下面那张小嘴儿还会咬人,对,就这样,啊~你也会~啊」他感受着龟头的麻痒感觉,感觉沉依的花户也像里面生出一张小嘴一样,在咬着他:「就是这样~啊~」

  「老公,齐姐姐说你最喜欢她这样,她教我的~啊~」

  沉依得意地说道。能带给心上人快乐,是她最愿意做的事。听了爱人对她们四个的描述,此刻的沉依觉得无比地兴奋,她一边努力运动着花膣内地肌肉,夹吸着爱郎的龟头,一边呻吟道:「老公,要我,狠狠地要我~啊~」

  陈雷此刻再也按捺不住心情,他将美人儿的左腿扛在肩上,就这么斜斜地刺了进去,龟头刮过美人儿花膣侧面的嫩肉,刮得美人儿眼神迷离,娇吟不止。看着美人儿那淫浪的样子,他心中一荡,大开大合努力挺送了起来,龟头下下抵到花心,弄得沉依胸前那一对饱满浑圆得乳儿如同果冻一般不断上下摇晃。忽然美人儿花户一热,又丢出一大股阴精,两眼翻白几乎昏了过去,口中只是不断哀声求饶。

  陈雷感到下身传来一阵阵快美传来,见美人儿如此这般,也不敢太过凶猛,只得放缓了抽送的速度。

  待得片刻,沉依终于缓过气来,抬起螓首,迷痴痴地看着他,极尽温柔道:「老公,你太强了,每次都弄得依依死去活来,小命儿都被你给插碎了~」
  陈雷笑了笑道:「那我拔出来好了。」

  「不嘛~老公好坏!依依最喜欢这种死去活来的感觉,人家才不舍得你拔出去~」

  说着把抱着男人脖子的胳膊抽过来,捧住男人的脑袋,送上香舌和男人拥吻起来,二人亲吻了有足足几分钟才唇分舌离,带起一根银色的唾线。

  沉依抚摸着爱郎那棱角分明的面庞,轻声道:「老公,依依整个身子,整个魂儿都很不得永远这样粘在你身上,日日夜夜都离不得你啊。你莫要负了依依。」
  陈雷亲吻着美人儿的面颊道:「好宝贝儿,老公也爱死你了,恨不得掏干你下面的淫水儿呢。」

  他的话又引起沉依一股春潮。

  沉依在他脸上亲吻了一口道:「老公,要依依吧,不要怜惜依依,依依就想死在老公身下,啊~」

  原来是陈雷得令,又一次开始了重重地捶捣,那巨龙一下一下重重地捣在美人儿地花心上,戳得美人儿又发出一阵浪吟:「啊~老公~你插得好深啊~花心儿被你捣碎了~」

  陈雷此刻将美人儿两条腿都扛在了肩上,这是他最喜欢地姿势,可以压着美人儿的腿,让美人儿不由自主地将花膣迎凑上来就自己的巨龙,插得更深更猛。那一下下重重的肏干让美人儿魂飞天外:「啊~老公,怎么这样舒服啊~啊~魂儿被你抽走了~顶死人了~要命了~」

  陈雷此刻将一根巨龙上下翻飞横挺竖捣,插得美人儿浪水四溅只有提臀迎合的份儿,花汁被巨龙带出来不住流滴,沿着臀缝儿都溢到了床单上。她一贯花汁饱满,让陈雷爱不释手。甚至有时候她和晓霞连床共事陈雷时,陈雷都是先在她的花户中蘸湿了自己的巨龙再去欺负有时慢热的晓霞,防止他那粗壮的巨龙将晓霞弄伤。

  「啊~依依要~要不行了~又要丢~啊~啊~忍不住了~要~啊~啊~啊~~」

  沉依此刻又被陈雷插出了一次高潮,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端的是死而复生,生而复死。

  陈雷觉得自己龟头的麻痒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知道自己也即将到顶点了,看到身下疲累的美人儿,他决定不再忍耐,重重地继续抽插起来,龟头也膨胀得更大更热了。

  沉依本来已经魂儿都飞到云端了,又慢慢得被爱郎戳回了现实,她感觉到花膣中那鸭蛋一般大的龟头又仿佛膨胀了一圈儿,知道爱郎即将到达高潮了,于是努力地紧挤着膣内的嫩肉,又一次吸吮起龟头来,勉力发出更加露骨放荡的呻吟:「啊~老公~~你好强~你好厉害~啊~依依好爱你啊~啊~依依要你~啊~射给依依吧~」

  陈雷听着美人儿那刺激无比的浪吟更加兴奋了,他腰身一沉,龟头重重地抵紧美人儿花心地嫩肉,转着屁股狠命厮磨起来,磨得两人都无比快美。终于,他低吼一声,马眼抵紧了美人儿花心那个花眼,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如机关枪一般射进了美人儿的花宫之中。

  沉依本来已经到了临界点,吃了情郎这一射,从花宫传遍全身的酥麻让她也跟着高潮起来,哆嗦着身子昏了过去……

  这一夜,二人缱绻缠绵,颠鸾倒凤,翻云覆雨,如痴如醉,直至深夜才相拥而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