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孽缘——捡破烂的脏老头】(02)【作者:qwert79268】
【孽缘——捡破烂的脏老头】(02)【作者:qwert79268】
字数:9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妈妈看到摆在最上面的是一条老家伙已经破了一个洞的黄色四角裤,眼神有一些发呆,脑子里竟然浮现出了那天在浴室里见到过的硬梆梆的大鸡巴,大鸡吧上一根根活灵活现的青筋,龟头上的裂缝就像是张开的小嘴儿一样在冲她微笑。
  妈妈那不断被性欲支配的大脑又开始胡思乱想,这么粗大狰狞甚至有些骇人的鸡巴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那么可爱,大爷真的好可怜呀,都快七十岁了,却没有结过婚,老天太不公平了,居然只教会了这根雄伟的大鸡巴该怎么排尿,难道老天没有教过它应该如何插进女人的逼逼里享受么,真的好大呀。

  大爷的鸡巴就是被这条内裤包裹的么,这条四角裤真的好幸福啊。

  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阴道里开始出现了瘙痒的感觉,妈妈颤抖着拿起这条内裤忍不住放在了鼻尖,嗅着上面的味道,什么?怎么会是洗衣粉味,怎么不是自己期待的臊臭味,竟然是洗干净的,心里一阵阵的失望。

  可是欲火已经开始燃烧了,这可不是普通的清水可以轻易浇灭的,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许久都没有被安慰过的那个神秘的地方,就变得越来越瘙痒,妈妈放下手中的四角裤转身走进了老家伙的房间里,抱着一丝幻想,万一还有没来得及清洗的内裤呢,老天啊,求你了,给我留一条吧,我好需要啊。

  可当她走进卧室里翻来翻去甚至连枕头和褥子下面都没有放过,却什么都没发现,妈妈的样子非常的失望,甚至有一些懊恼,就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么?

  失望过后就是希望,妈妈无意中向床下瞥了一眼,发现了新大陆,她看到床下的角落里团着一双老家伙还没来得及洗的臭袜子时,欲火再次燃烧起来。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心里不停的打鼓,玩起了欺骗自己选择权的掷硬币游戏,要- 不要- 要- 不要- 要- 不要- 要……

  妈妈颤抖的弯下腰捡起了这双团在一起的袜子,打开一看脚趾尖的部位又有几个小洞,不过这都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这是一双穿过的还没清洗的袜子。
  妈妈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像对待刚才那条四角裤一样,再次放在了鼻尖的位置,轻轻的闻了一下,一股臭味直冲进了妈妈的鼻腔里,可没想到这股味道不只刺激了妈妈的鼻腔,更刺激了她已经极度敏感的性神经,甚至是一直在冬眠的子宫都有了想要睡醒的感觉,怎么会那么兴奋,这个味道如果是别的女人闻到的话可能会恶心到呕吐,可是妈妈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脑子里又出现了脏老头的影子。

  脏老头并不高也不壮,年纪又那么老,还有点微微的驼背,可是就这个形象在妈妈的眼里就是那么高大那么伟岸,难道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

  妈妈的嗅觉被冲击了至少一分钟,我勒个去,妈妈在做什么?她竟然忍不住伸出了殷红又湿润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又缩了回去,是味道太让人难以忍受么?当然不是,她只是觉得自己偷偷地舔男人的脏袜子有点下贱而已。

  确实很下贱,却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短暂的羞怯又再次伸出了舌头,舔了几口觉得不过瘾又调整了位置,开始顽皮的舔着袜尖的部分,咸咸的味道让妈妈眼神迷离,急促的拽下了自己黑色的小内裤,她也管不了什么所谓的伦理道德了,反正又不会有人知道。

  妈妈没有把手指插进阴道里,她竟然把脏老头的臭袜子,还是袜尖的部位紧紧的贴在自己饱满的阴户上,只是轻轻的摩擦,就让妈妈感觉到要比自己用手指自慰简直刺激的太多了,可能觉得还不够过瘾,妈妈坐在了沙发上,一双丝袜美腿完全的叉开了,这样才能完全的摩擦到顽皮的阴蒂和阴道口。

  「啊……」

  只摩擦了几下,就觉得阴道里面暗流涌动,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妈妈不再犹豫,把一只袜子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一只手抚摸着自己肥美的大奶子,一只手控制着另一只袜子快速的摩擦着湿淋淋粘乎乎的骚逼,画面异常的淫荡。
  「啊……啊……好舒服啊,大爷,亚茹真的好舒服啊。」

  「啊……为什么会这么刺激呀,啊……」

  几乎半只袜子都塞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就像是一个男人正用脏脚操她一样,这个画面实在太淫荡了,就算在小电影里也很难看到。

  「啊……我为什么这么贱啊,什么都不管了,好刺激好舒服啊,啊……要来了。」

  几分钟之后,妈妈大叫一声,高潮了,那样子实在是非常的骚浪,如果让她看这段回放,妈妈是绝对不会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她自己。躺在沙发上,吸允着自己像蜜汁一样甜美的红唇,回味着高潮的余韵。

  不知道怎么着,忽然又坐在了地板上,不停的哭泣起来。妈妈此时的情绪像极了一个出轨的男人,明明爽过了,穿上裤子就不想认账,觉得刚刚背着老婆出轨的人不是自己。

  「呜呜呜……我实在是太下贱了,怎么会这样啊,我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呀。」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刚刚的感觉确实让她很爽也很难忘,看到沾满了唾液和淫水的袜子,妈妈开始变得清醒,她知道我今天回家,她怕我忽然打开房门看到自己淫荡下贱的样子,赶紧走进了洗手间,看着这双带给她高潮的臭袜子真有点不舍得,犹豫了一下还是拧开了水龙头。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正在准备午餐,而她的样子似乎比平时和蔼了许多,不光做了好几个我爱吃的菜,吃饭之前忘记洗手也没有像以前似的对我呼来喝去。

  「儿子,忘了洗手吧,妈妈已经给你打好温水了。」

  这还不是最让我吃惊的,妈妈竟然没有因为学习的事而过分的难为我,要在平时我还没写作业就打开电脑玩游戏,换来的一定是先愤怒的关机再劈头盖脸的批评一阵。可就是刚刚,妈妈温柔的告诉我别玩的太久了对眼睛不好,没错啊,今天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呀。

  我本以为妈妈原来一直都是更年期,可能最近这阵风过了吧,才这么心疼我,真好啊。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是这两年因为长期得不到性满足而一直压抑自己的那个妈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老家伙的出现,让妈妈在性格上已经不知不觉的出现了变化。

  在家住了一个晚上,周日就回到了学校,而我对这些日子家里发生的事还蒙在鼓里,还不知道一双无形的魔爪正在伸向我这个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庭。

  其实老家伙的儿子在学校惹事这件事是真的,他并没有骗妈妈,要不说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开,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既避开了我这个绊脚石,又可以玩个欲擒故纵试探一下妈妈对他的感情。

  虽然已经处理过他养子的事情,可此时他正躺在县里面的一个小宾馆里玩着电脑,破手机插在充电器上,他并没有着急回城里,他在等,等待自己的猎物一点点的钻进他的圈套里。

  果不其然,我刚回到学校,妈妈就想起了那个老东西,他现在干嘛呢?晚上吃饭了么?

  吃的什么呀?那么小的县城也没什么好饭店,他吃的习惯么?腿还疼么?有没有人照顾他呀?

  又开始惦记他了,妈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关心他想着他,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她还不愿意承认,其实自己已经堕入了老家伙特意为她编制的情网里。

  妈妈忍不住了,拿起手机准备给老家伙打一个电话,看到手机里再普通不过的11个阿拉伯数字,妈妈的笑容是那么甜蜜,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才会那么美,电话接通了,妈妈的声音都变得比以前更温柔。

  「大爷我是亚茹,你怎么还没回来呀,事情进展的不顺利么?」

  「还行吧,可今天回不去了,没车了。」

  「这么早就没有长途车了呀,要不你打个的呗,也就两百块钱就差不多了。」
  「哎呀大妹子,两百块钱还少啊,汽车还不到二十呢。」

  「这样啊,实在不行我开车去接你也行。」

  听到妈妈这么说,老头子露出了淫荡又有点邪恶的微笑,他知道妈妈在想他在惦记着他,事实上这个完美的猎物已经进网了,就差收起网兜了。

  「别那么麻烦了,那得花多少油钱啊,你可能不缺那俩钱,可大爷心疼啊,再说外面天已经黑了,你一个女人开车,我老头子也惦记。俺在外面找了个小旅馆,陪那小兔崽子再住一宿,你说得对呀,教育孩子不能只用皮鞭,还得说服为主啊。」

  当老家伙在电话里说他惦记她的时候,妈妈心里暗暗的撒了一个娇,真讨厌,惦记人家干嘛呀,心里美滋滋的。

  「住什么旅馆呀,找个好宾馆住的更舒服的,不要舍不得钱,回来我给你报销。」

  「不用了,这小旅馆也比我那狗窝强得多呢。」

  「晚上吃饭了么?找个好饭馆点几个好菜吧,在外面别亏着自己。」在外面别亏着自己,就冲这句话妈妈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大妹子放心吧。」

  「嗯,那你明天坐几点的车,我去客运站接你。」

  「票已经买了,下午三点多就应该到了。」

  听说老家伙明天就回来了,妈妈的惆怅彻底的消失殆尽了,整个人都变得好开心,甚至有一点激动。

  真的不知道如果老头说他不回城里了,妈妈会变成什么样啊。会不会伤心?会,会不会摔东西?也会。

  早上刚刚醒来就开始梳妆打扮,是那种很精致的打扮,快一个钟头了才从椅子上站起来。

  打开衣柜,里面放了七八条各式各样的小内裤,其中有一条是丁字裤,妈妈只穿过一次而已,那是在两年前,有一次妈妈在商场里,在好友刘阿姨的游说下,刘阿姨对妈妈说,只要她穿上这条内裤,爸爸一定会流鼻血,找到当年洞房花烛的感觉。可当妈妈穿上这条内裤的时候,爸爸反而变得更生气了,质问妈妈为什么穿的这么骚,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气的妈妈就再也没有穿过。

  可刚要穿上就犹豫了,晚上大爷还要给我按摩呢,如果看到我穿这样的内裤,会不会觉得我太骚了呢。算了吧,妈妈拿出了另一条小内裤穿在了身上,那是老家伙第一次给妈妈按摩阴部时穿过的蕾丝内裤。

  蹬上了自己不经常穿的性感黑丝袜,那双被黑丝包裹的小嫩脚是那么诱人,是个男人就想捧在手心里把玩一翻,接着穿上了一身蓝色的套裙,可能是觉得有点不搭,又打开了衣柜,不厌其烦的换上了一身卡其色的裙子,站在镜子前满意的看着自己。

  「好美呀……」

  整个上午妈妈都觉得时间过的好慢,瑜伽老师是她非常喜欢的职业,可这一次,也是她第一次盼着早点下班。

  下午刚刚下班,妈妈就驱车赶往了客运站,坐在椅子上不时的看着手表,焦急的等待着。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一直盯着出口,看到老家伙走出来,妈妈笑吟吟的扶着他走到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终于见到他了,这回心里踏实了,路上愉快的聊着这两天的经历,没直接回家,妈妈带着他去吃了一次粤菜,不会吧,还点了一只芝士焗龙虾,太奢侈了,看到他吃了那么多,妈妈的笑容真的好甜蜜。
  回到家之后老家伙看到了晾在衣架上的袜子,他知道那一定是妈妈洗的,心里一阵阵的窃喜,可他还不知道妈妈用他的臭袜子做过什么,连他都没操过的骚逼已经被这双不起眼的袜子捷足先登了。

  「大妹子,真不好意思啊,还让你给俺洗臭袜子。」

  听到老家伙提到了那双臭袜子,妈妈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悸动,看到这双带给她高潮的小东西,羞怯的低下了头。

  「没事的,跟我还这么客气呀。」

  晚上,当妈妈躺在床上等着老家伙的时候,却没有什么动静,妈妈有点着急了,起身来到了老家伙的卧室。

  「大爷,今天……今天不排毒了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一个女人在对男人说,今天不操我了么?妈妈自己都觉得声音是颤抖的。

  「哎呀,你说俺这记性,竟跟那小兔崽子生气了。」

  妈妈羞怯的回到了卧室里趴在了床上,心跳都有点加速,一会的功夫,老家伙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妈妈的房间,老家伙淫笑的骑在了妈妈身上,开始抚摸妈妈的大屁股,好柔软啊,这次放过了妈妈的大奶子,直接攻击妈妈的最后一道防线——湿淋淋的骚逼。

  而妈妈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再矜持,可是这个动作让老头子彻底兴奋了,更让他兴奋的是妈妈竟然为了方便按摩而主动的叉开了一双丝袜美腿。
  「啊……」

  「呀……」

  「嗯……」

  当老家伙的手指玩弄妈妈G点的时候,妈妈只坚持了几十秒,淫液就哗哗的喷了出来,就这个瞬间,妈妈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因为这些年和爸爸做爱的时候,妈妈也会流淫水,却从来没有喷过阴精,这种喷出去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隔了一天,再次玩这种游戏的时候,老家伙什么都没解释就脱下了妈妈的内裤,而妈妈竟然没有拒绝,可能她早就盼望着这个王八蛋这么做了吧。老家伙看着妈妈饱满的骚逼,伸进去一根手指,可这还没完,他竟然又伸出了粗糙的舌头,一边扣G点,一边舔弄着妈妈的大肥逼。

  他原本的想法是再抻妈妈几次,可能是见妈妈的肥逼太诱人了吧,他没控制住自己才给妈妈舔逼的,可这下妈妈却受不了了。

  「啊……下面脏啊。」

  「不脏,很甘甜呢。」

  「啊……啊……」

  难道爸爸从来没有舔过妈妈的骚逼么?妈妈的反应比前几次还要强烈,甚至开始用双手抚摸自己的大屁股。老家伙低头看了看妈妈非常精致又从未被开发过的小屁眼,在收缩又像在呼吸,实在是太可爱了,摇了摇头后勇敢的把自己的舌尖对准了含苞待放的菊花穴,事实上老家伙并不喜欢舔妈妈的屁眼也不喜欢干妈妈的屁眼,可能与个人的喜好有关系吧,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彻底的征服妈妈而已。
  而妈妈却惊呆了,事实上爸爸确实没舔过妈妈的骚逼,他觉得那是撒尿的地方,自己很反感那个味道,可是老家伙舔了她这个骚味十足的地方。不只这样,还舔了自己的屁眼,骚逼除了排泄至少还能性交,可是屁眼在妈妈的眼里只是排便的地方,是最脏的地方了,老头子竟然愿意为她舔屁眼,舒服是一定的,可这种感动让妈妈的眼圈湿润了。

  「啊……好大爷,那个地方太脏了,我还没来得及清洗,啊……」

  老杂毛一边刺激妈妈的G点,一边玩起了毒龙钻,妈妈脑子里已经变得真空了,从来没有男人为她做过这些,这个时候他如果要操妈妈的话,妈妈非但不会挣扎,还会搂着他迎合他。

  「啊……啊……呜呜呜……」

  这时妈妈的脚趾紧紧的并拢着,双腿不受控制的夹住了老家伙的脑袋,流下了不知道是感动是羞耻还是幸福的泪水。

  真服了这个老王八蛋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还没有操妈妈,让妈妈一个人在床上回味着高潮的余韵,而他呢,接着走进浴室给妈妈放洗澡水,只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因为他知道他越是这样,妈妈的心就离他越近,而妈妈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失望,她本来以为老家伙会骑在她身上把那根在梦里出现过的大鸡吧刺入自己的骚逼里。

  躺在浴缸里,妈妈甚至忘记了清洗自己粘乎乎的骚逼,她觉得老东西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医病,并没想和她发生点什么,事实上她早已不顾廉耻劈开了双腿,甚至都没有挣扎就让老家伙脱下了她的内裤,这难道真的是自己一厢情愿么?想到这刚刚哭过的妈妈,眼圈再次的湿润了,短短的几十分钟哭了两次,只不过这次是伤心的泪水。

  一天……两天……三天,老家伙再没给妈妈治疗,妈妈甚至厚着脸皮去问老家伙为什么不给她治病了,老家伙对妈妈说她的病已经治好了。

  三天之后……

  「大妹子,这些天真的打扰你了,俺这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该回家收拾一下,出去挣点钱了。」

  「没事的,一点都不打扰呢,再住些天吧,等你完全恢复了再走也不迟啊。」
  听到老家伙要走,妈妈差点急的哭出来。他不是自己的老公也不是自己的情人,妈妈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这么依恋,此时此刻脑子在飞速的运转,如果他坚持要走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搂住他甚至跪下求他别走?什么女人应该遵守的廉耻道德之类的已经变成了狗屁。

  「我……我真不应该……」

  「这次你就听我的吧,好好的住下来,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也有点害怕的,我这有五千块钱,就当你这些天的损失了。」

  一个人住害怕?这是什么借口?老公在外做生意,儿子住校,她不是经常一个人独守空房么?可是妈妈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有老家伙能留下来,什么借口都不重要。

  「那可不行,那天都给我两千了,这钱我说什么都不能要。」

  「你就拿着吧,要不我可不高兴了。」

  他知道妈妈已经落入了自己的魔爪里,开始执行下一步的计划。到了晚上老王八蛋和妈妈吃晚餐的时候一起喝了点啤酒,他是故意的,因为喝啤酒走肾,觉得妈妈快要上厕所了,就先躲进厕所里,拿出妈妈穿过的一双连体黑丝,掏出了骇人的大鸡吧,享受着丝袜摩擦带来的快感,终于听到妈妈的卧室传来开门的声音,就撸的更起劲了。

  「哎呀……真爽啊,这可是大妹子穿过的丝袜呀,大妹子,你不知道老哥有多喜欢你呀,你那么温柔那么漂亮,可你不知道啊,每天给你排毒的时候就是俺最煎熬的时候了,俺好想和你……可是俺不能那么做呀,你是有丈夫有家庭的人,虽然你丈夫对你不好,但他能挣钱,能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可俺呢,一个糟老头子,啥都没有,就有一颗心,又有啥用呢。」

  老家伙知道妈妈在外面偷看,鸡巴又大了一圈。而妈妈看到老家伙用自己的丝袜手淫,心里是百感交集,她一直觉得屁股奶子甚至是骚逼都让他摸了,却一直没有做出最出格的举动,可能老头子对她并没有那个心思,可看到此情此景,再听到那朴实又感人的告白,她知道老家伙心里有她,真的忍不住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哎呀,大妹子的丝袜,要是大妹子的小脚该有多好啊,不行了,老哥忍不住了,要射了,大妹子,俺爱你呀。」

  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有的射到了墙上,多数都射在了妈妈的黑丝上。
  「哎呀,真是的,怎么射在大妹子丝袜上了,这可咋交代啊。明天还是赶紧回去吧,再住下去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那可太对不起大妹子了。」

  老头子一转身就看到了正在偷窥的妈妈,四目相对,异常的尴尬,妈妈收起目光羞涩的跑回了卧室里。

  他真的是个老王八蛋,他知道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他走进卧室,向妈妈哪怕是应付性的表白一下,甚至什么都不说直接搂着这个性感的美熟妇,妈妈肯定会给他的。

  可如果这样,妈妈一定会成为他的情人,哼,情人?偷偷摸摸的,没意思,他要让妈妈主动投怀送抱甚至是求自己成为他的女人,他要在妈妈的子宫里深深的打下自己的烙印,埋下自己的种子,要光明正大的在妈妈的身上发泄自己的兽欲,还有什么可说的,他就是个真正的心机男,纯种的王八蛋。

  「大妹子,你……实在对不起呀,老哥不是人啊。」

  说着老家伙丢下妈妈的丝袜,穿上裤子跑出了洗手间,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拿,打开了第一道防盗门,感觉到妈妈的脚步声,老家伙停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话。
  「哎……她要是我老婆该有多好啊,这辈子就值了。」

  说完,打开了第二道防盗门,头也不回的开溜了,而妈妈看到老家伙毅然决然的离开,心情简直跌落到了谷底,她再也控制不住了,落下了伤心的泪水,本以为老家伙会冲进卧室里搂着她向她表白,而自己也就矜持一下就给他了,想不到会是这个结局。

  心里这个悔恨啊,为什么自己不主动一点,刚才为什么不冲进洗手间里含住他的大鸡吧,自己不是早就想这么做了么?那天给自己允骚逼舔屁眼的时候为什么没起身搂住他向他求爱?妈妈真的后悔,甚至扬起手臂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

  不停的哭,一直哭,哭了好久,这泡尿也憋了好久,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妈妈看到了被老家伙丢下的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心里一阵阵的激动,拿起了自己的精神寄托,忍不住闻着上面精子的腥味,伸出了舌头一点点的舔舐着白花花粘乎乎的精液,整个口腔几乎沾满了让人恶心的精子,那又咸又腥的味道一点点刺激着妈妈的性神经。

  「啊……这是大爷的宝贝呀,味道真好,你不要离开我呀,你知道么,亚茹也爱你呀。」

  抚慰着自己的骚逼,手指伸进了阴道里,就是找不到那个让她飘飘欲仙的G点,可即使找到了又怎么样呢?也不会找到被男人玩弄时的那种快感。

  「啊……怎么这么痒啊,好难受呀。」

  妈妈甚至把手中的丝袜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摩擦着,就是摸不出来,明明上次偷偷用大爷穿过的袜子自慰已经玩出高潮了,可这次的丝袜就是找不到那种快感。因为丝袜即使沾上了精液也是自己的,而袜子是男人的,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就像是一个男人可以惊喜的拿着心中女神穿过的丝袜手淫爆射,可是男人穿过的袜子只会让正常的男人呕吐到爆。

  妈妈已经气急败坏了,伸进两根手指,使劲的插玩命的扣,手指甲甚至划伤了自己娇嫩的花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可结局就是伤心的大叫了一声,梳妆台前的化妆品遭了殃,全部被打翻在地。

  夜已经深了,妈妈也很累了,躺在了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还在懊悔,如果自己放下身段把所谓的矜持抛在脑后,也许现在正躺在大爷的怀里享受着高潮的余韵。睡不着还能干嘛呢,起身又打开了电视机,遥控器上的按键又躺了枪,被妈妈狠狠地按了几百次,妈妈在胡乱的播台,这个时候什么精彩的节目都看不进去,直到天快亮了才沉沉的睡去,睡觉之前还没忘给直属领导发了一个微信请了几天的假。

  你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很多重情重义的女人,可是再深的夫妻感情也需要靠真正的性爱慢慢的经营,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年代,只有爱而缺少性的夫妻生活是经不起长久考验的。

  相比性来说女人更重情,一旦只有情没有了性的支撑,即使这个女人再爱你,也许有的不会出轨,可她也是在煎熬,可如果她真的遇到了一个关心她爱护她又带给她极大的性欲满足的男人,那么这个丈夫就危险了。

  各位看官们,给你们一个忠告,你可以撸,但不能太频繁,也不能忘了要经常健身哦。

  这一夜虽然没有和妈妈翻云覆雨,可那个老家伙却睡的很香甜,他在等,等着妈妈主动上门投怀送抱的那一天。

  等妈妈睡醒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脑袋确实昏昏沉沉的,肚子饿了,却什么都不想吃,就直接驱车去了商场,她用很多被男人伤过的女人最喜欢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就是大肆的购物,正所谓男人郁闷就是喝,女人伤心随便花。

  事实上妈妈的衣着打扮平时都是很有品味的,她知道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品味是要大于品牌的。也只有今天,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都买了什么,买的东西能否用得上?适不适合自己?这已经不重要了,可还是还是买到拎不动了才想起来该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绕到了老家伙居住的那个胡同口,不由自主的盯着胡同里面,直到后面想起了车喇叭,才回过了神。

  回到家后,看着眼前装修豪华的大房子,心情再次跌到了低谷。一个孤独又欲求不满的女人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夜晚,往常的这个时候,她正躺在床上享受着老家伙那双大手的爱抚,享受着指奸带来的快感。

  想到这妈妈的欲火开始沸腾,奶子痒屁股痒骚逼更痒,甚至屁眼里都传来了瘙痒的感觉,妈妈拿起了那条丝袜,上面的精液已经干涸了,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很扎眼很恶心,可妈妈却像是宝贝一样,一点点的舔,甚至不敢那么快的舔干净,那样就没有精神寄托了。

  「啊……我的好大爷,再扣扣亚茹的逼逼,舔舔亚茹的屁眼吧,啊……」
  手指伸进了阴道里,使劲的扣,甚至都感觉到了肉壁的疼痛,却无论如何也弄不出来,妈妈的表情开始出现了变化,变得焦虑,一会又变得恼怒,她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声的发泄起来。

  「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啊……」换来的不会有别的,只有伤心的泪水。

  早上,妈妈在挤牙膏的时候,老家伙已经第N次的出现在了脑海里,平时的这个时候,牙膏和温水都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想到这儿心里又是一阵阵的刺痛。
  又过了一天,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妈妈坐在沙发上想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拿起电话拨出了老家伙的号码,她想向他坦白,想让他回来,可是老家伙关机了,其实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她也没想好要究竟要怎么表白,因为她是个女人,也从没想过会有主动向男人表白的那一天。

  怎么也睡不着,妈妈实在没有办法了,拿出了老家伙没来得及带走的换洗衣服,闻着上面的味道,虽然是洗干净的,可那也是老家伙的衣物,嘴里呻吟着「大爷……大爷……大爷」,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梦里面自己正躺在老家伙的怀里,那个老男人玩弄着自己的大奶子,挑逗着她湿淋淋的骚逼,而自己忍不住撅起了性感的小嘴向他索吻,这个梦好快乐,妈妈甚至不愿意这么快醒来,可梦毕竟是梦,醒来的时候,下面湿的一塌糊涂,身边并没有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老家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就在妈妈无比失落的时候,门铃响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